幻灯片

海归美女什刹海蹬三轮 应聘车夫_凤凰资讯

酒精度: | 净含量:

原标题:海归美女什刹海蹬三轮

什刹海有一支挺有名儿的三轮车队,8名车夫全是土生土长的老北京人,人称“后海八爷”。时光荏苒,8名车夫或病或退,只有3人仍在岗位坚持。前不久,开始为“后海八爷”找接班人。 令人惊奇的是,首批入选的5位“小八爷”清一色都是年轻的大学毕业生,其中有两位还是从意大利、加拿大归来的女留学生。 

女性当三轮车夫,这在什刹海景区还没有先例。连日,这5名学员在金锭桥畔实地操练蹬车技艺,引来众多人围观。 

“记住了,过桥上坡,一定要推着走,确保安全。”“后海八爷”中的“三爷”李永浮当教练,边走边说。李歌吟走在前面推车把,其他几名学员小心翼翼地跟在后面推车,一个石拱桥,来来回回走了好几遭。 

这5名学员中,李歌吟是最引人注目的一位。她是意大利留学归来的硕士,有自己的版画工作室,是地道的北京人。一个年轻女子为什么要来蹬三轮?这在很多人看来不可思议,但李歌吟自己觉得“没什么可大惊小怪”,“我们搞艺术创作的,也需要体验生活,很多东西不是光靠看书本就能得来的。”  

王雪宜、李歌吟和张柘是在加拿大、意大利等国留学,学习绘画。在外人眼中,他们都是年轻的艺术家,有自己的画室和团队。“有的朋友也问我,为什么非要选择蹬车来传承北京文化”,张柘说,这和自己在意大利求学时的经历密不可分:“我去过几次威尼斯,看到游弋在河道里的贡多拉(威尼斯尖舟),听到船工此起彼伏的吆喝声,深深感觉到正是这个载体承载了千年的威尼斯文化,让它保持鲜活。我当时就想,北京文化的贡多拉在哪儿,我要找到它。”

在意大利求学的日子里,张柘很自然地成为了同学们了解中国文化的窗口,但在张柘看来,自己这座桥梁,架得并不是那么好。回国后,张柘一直在苦苦寻求能够捅破这层窗户纸的渠道,直到看到了后海八爷的招新公告:“蹬车是一种体验,让自己成为这座城市、这个区域的一部分。我们搞艺术创作的,也需要体验生活,很多东西不是光靠看书本得来,只有通过体验才能真正感受北京、了解北京文化,也只有这样,我才能传承到它的本质。”

张柘笑着说:“等我正式上岗的时候,很多国内外朋友会来捧场,这样我就可以把我的朋友圈和什刹海这样的传统景区结合在一起了,能够激发大家的创作灵感。

29岁的石垒从事的是木雕、核雕创作工作,“在这儿蹬车的体验能加深我对老北京文化的认识,什刹海的好多元素,将来或许就会出现在我的作品里。” 

5名学员平均年龄31岁,穿着打扮也都透着文艺范儿。除了1名学员籍贯是山东,其余4人都是北京本地人。 

从12月7日入职到现在,5名学员一直处在培训阶段。什刹海历史文化景点讲解、安全知识培训、骑行训练等都是必修课程。有着14年蹬车讲解经验的“三爷”李永浮,当起教练来毫不手软。“每个景点的故事,我先讲一遍,然后我要求他们结合自己的理解,用自己的语言各讲一遍,不合格的重来。”  

“不是每天都有蹬车训练,我们现在大多数时候只能在管理处后面的小院子里练,这样的机会很难得。”1米75的王雪宜一边说一边准备上车开蹬,却被一旁的三爷叫停了:“腿得从前面上来,不能像骑自行车那样从后面跨过大梁。”听了三爷的话,王雪宜收住了已经伸出去的大长腿,像个刚学骑车的小学生一样从车大梁前面掏了过来。“从后面上容易踢到客人,尤其是腿长的,所以我们蹬车都要求从前边上。”李永浮解释说。

李永浮是土生土长的老北京人,在什刹海生活了61年。“小时候净在这儿溜冰、游泳,每条胡同都钻遍了,哪儿发生过什么故事,都在脑子里装着,随时都能讲出来。”李永浮说。2011年“后海八爷”车队刚成立的时候,老哥儿几个的一个心愿就是传承老北京文化,把什刹海的历史,周边寺庙、王爷府、名人故居的历史,原汁原味地讲述给天南海北的游客们听。 

现在什刹海特许经营的200多名三轮车夫里,像“后海八爷”这样的北京老人儿已经屈指可数。“这次招聘,也是希望有新鲜血液及时补充进来,把老北京文化一棒棒地传承下去。”  “三爷”说得分外殷切,但冷眼旁观的众多车夫却不以为然。在金锭桥畔,几名待客的三轮车夫眼看着这些身形瘦削的姑娘、小伙子,推着三轮车上上下下,聚在一块儿小声议论起来,“就这小身板儿,能骑得动吗?”“肯定长不了。”正说着,一名乌克兰小伙迎面走来,学员王雪宜用流利的英语和这位外国小伙儿交谈起来,三言两语就把对方请到三轮车上体验了一番。刚才还议论纷纷的几名车夫立刻对几名年轻人刮目相看,“这个咱们可比不了。” 

作为“后海八爷”的首批接班人,这5名年轻人将于下月初正式亮相什刹海景区。

上一篇:中国支付清算协会:8成移动支付用户不到30岁_凤凰资讯 下一篇:没有了